实际上

2020-08-18 06:21

“转战h股对急于上市的城商行来说,确实是可行的一步,近两年来,城商行在港上市捷报频传,而a股市场对于城商行来说仍是难以跨越,越来越多的银行选择香港上市也是无奈之举。一旦在港ipo突围成功,不但圆了这些银行上市愿景,也将对银行未来的业务拓展起到推进作用,这点从盛京银行上市后即斥资30亿元收购信托公司股权中可见一斑”,某银行业分析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而随着锦州银行将上市地转为港股市场,在a股市场排队名单中,原有的东北三省三家城商行队伍也已然“全部告退”。

在经过处理了不良资产等历史包袱后,东北地区银行业特别是辽宁省内各家城商行,经济效益、风控指标不断完善。彼时市场各方均认为,虽然这三家东北地区的城商行均尚处初审阶段,但东北地区首家上市银行登陆a股市场的愿景即将成为现实。

本月初,盛京银行在港交所披露,拟以31.68亿元收购华信信托全部已发行及缴足股本的20%。公告显示,盛京银行已与华信信托大股东华信汇通集团订立买卖协议,华信汇通目前持有华信信托60%的股份。资料显示,华信信托2014年年末的资产净值为71.8亿元,2014年税后净利润为16.8亿元,同比增长约43%。

同时,由于在h股成功上市,一些资产规模较小的地方银行也已然在综合化方面取得了进展,纷纷获得金融租赁和消费金融等牌照。例如,首家赴港上市的地方银行——重庆农商行,其控股的重庆渝农商金融租赁就已于去年12月份开业。重庆农商行还入股了重庆汽车金融公司,并设立了10家村镇银行。再如,徽商银行在h股上市后,也已获批筹建一家金融租赁公司,并拟与合肥百货共同发起设立消费金融公司。此外,哈尔滨银行绝对控股的哈银金融租赁公司,也已于去年6月份开业。

日前,在a股排队中硕果仅存的锦州银行也“耐不住了寂寞”,将ipo的目光投向了香港市场。日前,锦州银行正式向港交所提交了h股申请草拟本,建银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担当其h股上市的独家保荐人。

去年年末,盛京银行在a股ipo多年无果后,终于做出了“弃a赴h”的决定,并在港股市场取得了突破,港股市场也迎来了第五只内地地方银行股。早在2009年,该行就已审议通过了上市议案,并随后向监管部门提交了上市申请。多年中,尽管该行a股上市议案一再延期,但依旧无法换来a股上市的结果。此前公开披露的《盛京银行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书(申请稿2014年6月30日报送)》方案显示,其拟于上海证券交易所发行不超过9亿股股票。随着已然完成h股上市,盛京银行也暂别a股上市,今年3月,该行进入了“终止审查”名单。

业内人士表示,由于资本实力所限,地方银行在布局综合化经营以及打造全牌照的金融控股集团方面,与“财大气粗”的大中型银行相比始终落于下风。而成功上市融资,也将使地方银行终于有钱、也有机会开始涉足其中。

随着锦州银行转战h股上市的最新动作,曾经备受关注的东北地区三家城商行齐聚a股排队上市的壮观场景,如今已然不复存在。早在两年前,大连银行就已在a股门外折戟,盛京银行也因为成功赴港上市而退出了a股上市队列。

此后靠着走港股捷径,始终游离于a股拟上市银行名单之外的哈尔滨银行率先超车,将此前上市呼声最高的盛京银行甩在身后,成为首家实现上市的东北三省城商行。

2012年3月,证监会首批上市申报企业名单出炉,当时各家地方银行筹备ipo的脉络也逐渐清晰。尽管依靠农商行发展的传统优势,江苏省以五家银行入选名单成为最大赢家,但地处东北地区的辽宁省则以盛京银行、大连银行、锦州银行成为入围城商行最多的省份。

2013年,大连银行a股上市“终止审查”,率先退出a股上市竞争序列,并成为当时所有已递交ipo申请的银行中,唯一一家并非因转变上市地点而终止审查的银行。

与锦州银行类似,郑州银行及河北银行也已经在今年一季度启动了h股上市计划。地方银行上市态度急切,除了看重上市后品牌效应提升、补充资本短缺外,大笔募集资金的到账也将对银行未来业务发展和战略布局起到推动作用。

如此大手笔收购信托公司股权,显然与盛京银行上市后获得逾百亿港元募集资金不无关系。去年年末,盛京银行h股上市共发售13.75亿股,每股最终发售股份定价为7.56港元,募集资金约为103.95亿港元,而这笔资金除用于补充资本金,也将协助该行业务持续增长。对于此次收购华信信托20%股权,盛京银行方面表示,此举将有利于推行综合化经营战略,公司整合资源、拓展业务空间。

实际上,不论是城商行还是农商行,地方银行在综合化经营布局上始终态度积极。如已在a股上市的北京银行就通过合资组建等方式,先后获得了消费金融、保险、基金、村镇银行、金融租赁五类金融牌照。南京银行也通过入股获得了金融租赁、村镇银行、基金牌照。宁波银行在旗下则拥有合资基金公司,并已获批筹建金融租赁公司。